如何看待徐耀先生《令人惋惜的国产仪器》?

令人惋惜.jpg

 
2017年4月28日,中科院西安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研究员徐耀先生发布了《令人惋惜的国产仪器》原文链接,指点已取得其授权转载。
 
他指出,


真正的学者一定是想方设法把自己的技艺传承下去的,比如,独孤求败把剑法刻在石壁上,剑宗的风清扬把剑法传给气宗的令狐冲。真正的学者最看重的不是钱财和名誉,而是自己的知识创造能够被更多的人接受和使用。所以准备把技艺带到棺材里的人不是真学者。科技人员对经济利益有诉求很正常,但传承才是他们的最大追求和责任,这是体现劳动者价值的最高形式。



国家和地方政府的科技扶持政策都是瞄准听起来高大上的项目,像这种小仪器没有一个政府看得上,这些小公司得不到任何来自政府的支持,就靠几个工程师勉力维持,卖几台算几台。这些退休的老工程师以前都是上海光学仪器厂的,九十年代国企倒闭潮中这些有技术的人员都四散而去,成立了一些诸如上海三科的小公司,结果大致类似。在政府官员的政绩思维下,支持这些企业不会产生大的业绩,都希望在热点方向上投资以获得大业绩,但事实证明跟风投资和跟风科研一样不靠谱。假如给这些小企业扶持一下,他们会把仪器做得更好。但现实是,国产仪器一直停留在低端的大众仪器,稍微特殊一点的仪器就没有,为此中国不知道花了多少外汇去购买进口仪器。如此下去,国产仪器永远上不去。



基金委和科技部似乎都有仪器方面的大项目,但没听说这些经费支持出来什么好用的能够买得到的仪器。仪器开发的经费投入到研究所很可能打水漂,因为仪器开发需要综合性的技术和人员,而研究所和高校的项目承担人员专业基本是同类型的,所以很难做成仪器。十多年前我们曾经花40万委托成都一个研究所做镀膜机,结果拿给我们的东西在我看来是废铁,后来发现连里面的压电陶瓷驱动器都是假的。后来我们找了一个企业做同样的设备,做得非常漂亮。你想想,中国以光机光电为主业的研究所有多少,但我们买精度高些的商用光谱仪还是要靠进口,因为我们的光栅不行、探测器不行、元件加工不行、工业设计也不行。所以我做设备,绝对不会去找研究所做,一定要找好的企业做,因为企业对新的零部件跟踪很快,总能给我们找到好用的器件,他们的目的是多快好省解决问题,而科研人员做仪器要摆架子,要显得有多么高深,其实很多他们认为高深的问题在工厂的工程师看来很容易解决。



关于仪器,对于科研自然十分重要,而我们的钱袋子也很重要,什么时候我们可以用上好的国产仪器,不要让好的国货黯然离去,是不是也应该由政府支持一下和谐国产的小仪器公司?


 
 

疑惑很值,打赏犒劳作者一下

已邀请:

张建平 - 全息品质评价技术创始人,近红外逍遥子

赞同来自: 包锞炜 指点传道者

国产仪器,从传承方面缺少一点世代传承的积累,在制造过程缺少一点工匠主义精神,从结果来看缺少一点优质的品质。指望政府支持不太现实,还是指望优秀的企业家和市场的力量比较可靠。多少人恨铁不成钢,但相信中国仪器的好钢即将会不断涌现出来的。

李光 - FPI,十年青春,愿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赞同来自:

国家层面应该设立一个仪器评价机构,对国产设备做一个评价,细分,只要国产设备能够满足的事业单位,科研机构,必须购买国产设备!

国家每年给你科研,高校成万上亿的资金,不是让用来撑面子的,如果哪天事业单位的专家,以国产设备为荣互相吹嘘的时候,就是“中国制造”雄起之时!
 
我们不能一味地要求国产厂家加大投入,技术专家传承技术,而是要给予他们的成果专利足够的支持,与其每年拿那么多资金给那么多的重仪项目,不如把钱用在重仪通过后的国家支持!科研成果转化以及后续的行业推广支持;那么多的重仪项目通过验收后,经费分配完后,后续支持基本就断了!仪器的推广就变成仪器厂商自己的事情了,既然能通过仪器验收,说明设备性能完全满足某行业的需要了,为什么国家不从政府采购方面给予支持?

周桂勤 - 光瞻科技创始人

赞同来自:

我觉得国家拨的钱是做科研的,不是购买仪器的,如果单纯购买仪器而不考虑科研产出的话,是应该买国产,如果进口的仪器都产不出,一向模仿的国产更不能啦,国产仪器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春天,不能硬碰硬。

李光 - FPI,十年青春,愿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赞同来自:

我觉得更需要弄明白科研产出是什么?科研产出的目的是为了什么?钱花了,有没有成果?是否能够转化?如何再推一把,促进真正的转化 

袁而文 - Metrohm,近红外

赞同来自:

如果真是国家层面设置的话,终将会向政策妥协!感觉由类似国外的那种公信力很好的第三方评级机构更好~~~毕竟政策导向性的或多或少会被利驱~ 个人观点,欢迎拍砖。

包锞炜 - 指点江山,激扬科技,科技有担当,知识有力量

赞同来自:

徐耀先生说的


真正的学者一定是想方设法把自己的技艺传承下去的,比如,独孤求败把剑法刻在石壁上,剑宗的风清扬把剑法传给气宗的令狐冲。真正的学者最看重的不是钱财和名誉,而是自己的知识创造能够被更多的人接受和使用。所以准备把技艺带到棺材里的人不是真学者。科技人员对经济利益有诉求很正常,但传承才是他们的最大追求和责任,这是体现劳动者价值的最高形式。


​的确真正的学者要将自己的知识传播出来,为人类造福。其实我们可以仔细剖析为什么天美说服老工程师把技术传承下来,最终未果,是因为技术授权没谈妥商务细节吗?我想说的是,每个人都运用自身的知识在工作中孜孜不倦,并通过工作获取的报酬让自己更好地生活,所以别跟我说什么工作和生活是可以划分开来的,这是融合的一个整体。
 
有的老专家可能不愿意分享他的技术经验,也都是情理之中,因为他的认知中觉得这就是他自己的东西,然而我们活在这社会上,跟宇宙相比真的只是尘埃,能最终传承的也是知识,若是连知识都没有留下,历史长河中怕是很难留下你的痕迹。其实让老前辈将知识传承下来,需要的是沟通的艺术,而不是蛮力的让其将知识留下来。
 
我做指点网的初衷就是希望传承知识,为人类健康发展造福。聚合一部分心中装有天下的智者,并愿意将知识传承分享的朋友。的确这过程是太难太难,就像以前腾讯马化腾先生早期化身女孩子,在QQ上跟别人聊天一样,我也在指点跟各种专家交流互动,其实也是培养大家习惯的一种方式吧。
 
其实说回来,为什么文中说的老一辈科学家拒绝将知识,技术传承下来,因为他觉得他如果把这些告诉了企业,他就没有参与感了,跟他没关系了,若是让他撸起袖子自己创业,年级大了,也没有太多雄心壮志,(当然此时我要提一下令人敬佩的陈星旦院士,90岁高龄创业)。
 
而且科学家和技术人员都不太愿意承认自己很可能不具备把技术转换为商业价值的洞察力和执行力,我觉得像老一辈科学家要传承知识,需要找一个具备商业头脑的合伙人一起合作,科学家就是继续做创新,然后把这项技术授权出来,科学家们通过技术授权,不仅可以让知识通过实际产品落地,知识传承,产品满足需求,科学家本人还可以获得巨大的财富。即使有的科学家淡泊名利,也可以将财富捐助给贫困地区啊。我觉得这是比较好的方式,关键是怎么沟通技术授权以及商务细节。
 
科学家追求科研突破的成就感,而创业投资追求的是商业回报,其实这是不冲突的,兼容科研突破又能有商业回报的就是现在的科技创业潮。
 
李开复先生在MIT演讲的时候讲过一句话:


创新固然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做有用的创新


首先理解一件事,科学家做科研,研究自己认为酷的选题,这个过程会选用科学仪器,所以说科学仪器是一个手段,他的目标不是国产仪器还是进口仪器,而是通过仪器获得他所想要的结果,经费允许的情况下,必然首选进口的品牌,因为科学家们现有的认知就是这样,进口的大幅度优于国产的,只有个别的可能国产的跟进口的持平或者超越,完全没有说服力啊,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光栅不行、探测器不行、元件加工不行、工业设计也不行,说到底是不是知识层面不够?还是交流不够通畅,毕竟世界上技术都日新月异,我们还在故步自封,一个人的交流面就是有限的。
 
去年有一篇文章叫《中国科学家的地位为什么不如戏子?》就是说的科研经费及奖励也就个几百万,还不如明星参加个真人秀,拍个广告赚钱。那么接下来就是两个问题,若是觉得很正常无所谓,那就请继续这样生活下去;若是您觉得这不公平,那么让我们一起来为科研人员做更多的事,我们希望科研人员既能得到利益,也能得到名声,还能做造福人类的事情。就拿仪器来说,国家支持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支持法?我们可以分析一个仪器项目采购过程,前期肯定会很多销售人员进行拜访,那么多方案,品牌,怎么确定有一套流程,若有必要再招标环节直接由人工智能来决定啊,那不就是没有人为干扰因素了吗?其中我们要考虑的就是怎么样把土壤做得让仪器领域创业者能做他们擅长的是,让仪器相关领域科学家做他们擅长的事,相互之间融合,让仪器科学家获得更高的报酬,在声誉大奖方面也要给予更好地支持,能不能设置一个类似的图灵奖等等?
 

徐耀 - 中科院西安光机所研究员

赞同来自:

我经常说一些聪明人不说的实话,或者说是废话。鲁迅说,有价值的东西损失了才叫悲剧。政府投资给科研单位做仪器,毫无例外打水漂,科学家根本不知道咋做。从技术的角度讲,应该加大力度传承,可是具体到单位,领导就不一定如此认为了,很多领导笃信“离了张屠户,不吃带毛猪”,对待有点个性的人才动辄排斥和边缘化,这都不是做生意的态度,所以技术传承还是很多条件配合。

比如三科被天美收购之事,估计老工程师不满意天美的出价,但是生意这种事情,不是价格高就一定好,要是换作我,反正也要退休了,收购的公司最好给点股份,没有的话给钱也行,把产品做好了,说不定有什么意料之外的收获,要价太高实现不了,还不是啥也没有,老专家说穿了还是爱钱,得不到设想的数额,就不干。
 
现在需要扭转社会思潮,现在全社会不自信,崇洋媚外,不自力更生。钱多当然买好仪器,我这没钱的主才考虑买国产的,结果好不容易有个好用的国货,也买不到了。悲哀呀。本来这个仪器还出口,在拉美和中东都有出口,现在啥也没了。
 
政府认为把任务交给科研单位是风险可控,但这逻辑根本就不成立,事实恰恰相反,就像家族企业走不远一样。不能不信任体制外力量,要让这些机构的一部分市场化,去做商业仪器,这样国家的采购成本会低很多,基础是一方面,大多数常规仪器我们其实完全可以自己制造,可是科学家们早已给国产仪器贴了不好的标签。
 
很多老技术人员是带着不满与怨恨退休的,他们经历了人人当家做主的时代和在改革开放后被忽视和被边缘化的剧变,这种拒绝传承实际上是对现实的抗拒,这很正常,但损失确实存在。我们的改革开放是以一种与历史诀别的姿态进行的,断层导致传承缺失。
 
新中国开始30年虽然没有很多科技论文,却有扎扎实实的技术和有经验的工程师,改开后的国企倒闭潮使很多技术人员流失,出现人才断层,而人才计划主要是增加了论文数量,工程技术人员依旧缺乏,这已经成为制约技术升级的根本问题。没有好的工程师,工业升级不可能。
 
照现在的崇洋媚外的科技发展观,100年不夸张。

要回复疑惑请先登录注册